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社科院《綠皮書》顯示:城鎮就業農民工已占農村總人口51%

李國祥表示,在農民的收入來源中,工資性收入和轉移凈收入是農民增收的主要來源。他估計,2019年農民人均工資性收入將突破6500元,轉移凈收入將突破3300元,兩項合計大約1萬元。屆時,農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將增加到1.6萬元,實際增長6.5%。

p54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紅茹│北京報道

責編:陳棟棟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9期)

2018年,農民工資性收入5996元,比上年增加498元,對農民增收貢獻率達42.0%。工資性收入增加仍然是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的最大貢獻因素。這是4月28日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及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共同發布的《農村綠皮書:中國農村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2018—2019)》(下稱“《綠皮書》”)中公布的2018年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相關數據。

工資性收入對農民增收貢獻率高達42.0%

在統計學上,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指農村住戶獲得的收入經過初次分配與再分配形成的收入,包括工資性收入、經營凈收入、財產性凈收入和轉移性凈收入。

《綠皮書》援引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農民工資性收入5996元,比上年增加498元,對農民增收貢獻率達42.0%。經營凈收入5359元,比上年增加331元,對農民增收貢獻率為27.9%;轉移凈收入2920元,比上年增加317元,對農民增收貢獻率為26.8%;財產凈收入342元,比上年增加39元,對農民增收貢獻率為3.3%。

這4項收入中,農民工資性收入對農民增收貢獻率最大,高達42.0%。

專家解釋稱,工資性收入也就是常說的勞動報酬收入,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農民工在非企業中的從業收入;二是在本地企業中的從業收入;三是本地常住農村人口在外地的從業收入。簡單說,就是農民打工掙的錢。

“2018年農民工資性收入保持較快增長,主要是農村轉移勞動力工資水平提高的結果。”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李國祥代表課題組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了一組數據:2018年,農民工就業人數小幅增長,全年農民工總量達到2.88億人,比上年增長0.6%。其中,外出農民工1.73億人,比上年增長0.5%;本地農民工1.16億人,比上年增長0.9%。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還顯示,在農民工人數穩定增長的同時,2018年農民工人均月收入為3721元,比上年名義增長6.8%。

分區域看,中西部地區農民工數量增加。2018年,在東部地區務工的農民工人數1.58億人,比上年減少185萬人;東部地區務工的農民工在全國占比54.8%,比上年下降1個百分點;在中西部地區務工的農民工人數1.2億人,比上年增加378萬人;中西部地區務工的農民工在全國占比41.8%,比上年增加1.1個百分點。

“中西部地區之所以吸引農民工務工,與近年來國家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和大力促進中部地區崛起、中西部地區承接產業轉移有關。但從數據不難看出,無論東、中、西部,農民外出打工已經成為當下‘常態’,因此,土地流轉也是必經之路。”李國祥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介紹,隨著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的深化,農村土地流轉加快,非農產業加速發展,農民由此獲得的相關收入增長也較快。

《綠皮書》稱,2018年,農民流轉承包土地經營權租金收入和出租房屋凈收入分別比上年增長13.6%和19.4%,帶動農民人均財產凈收入比上年增長12.9%,達到342元。全年農民人均二、三產業經營凈收入1869元,比上年增加232元,增長14.2%,對農民增收的貢獻率為19.6%。

80后農民工已占農民工總數的50%以上

《綠皮書》顯示,2018年我國在城鎮就業的農民工總量已經達到2.88億人,結合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中國農村人口數量5.64億人,這意味著,在城鎮就業的農民工已經占到農村總人口的51%。

“需要指出的是,農民外出打工者中,80后‘新生代農民工’占了農民工總數量的50%以上。 未來幾年,進城務工的農民還會增多。”李國祥說,隨著城市用工需求激增,大量的農民工進城打工,農民工資性收入已成為農民增收的主要來源。

專家指出,雖然農民工資性收入在增長,但問題也不容忽視。目前,依然存在農民工資水平低、工資增長緩慢、工資被拖欠克扣等問題。

當下,國家已經重拳出擊,著力解決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人社部等有關部門多措并舉,尤其是建立并實施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制度,成為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的一項重要舉措。根據現有政策規定,進入“黑名單”的單位或自然人,將在政府資金支持、政府采購、招投標、生產許可、資質審核、融資貸款、稅收優惠以及交通出行、高消費等方面依法受到限制。

那么,農民工的工資水平低、工資增長緩慢問題又該如何解決?

李國祥在對農民工資性收入研究后發現,提升農民工資性收入的主要障礙在于農民沒有足夠的專業技能和過硬的個人素質,“這是農民工工資水平提高的制約因素。”

他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提出了三個建議:一是要為農民工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加大農村勞動力轉移力度;二是要加大有針對性的培訓,提高農民工技能;三是要加強對農民工的公共服務,提高農民工社會保障水平。

李國祥表示,在農民的收入來源中,工資性收入和轉移凈收入是農民增收的主要來源。他估計,2019年農民人均工資性收入將突破6500元,轉移凈收入將突破3300元,兩項合計大約1萬元。屆時,農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將增加到1.6萬元,實際增長6.5%。


 

fm

2019年第9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3D全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