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1969年,硅谷那些令人生疑的創業者

推薦語:柏林以非常直接、清晰的視角重新探視硅谷的創業公司、創新精神及成長歷程,帶給我們新感悟、新發現。柏林所說的攪局者,都是未來科技、產業、經濟格局的改變者。作為未來格局的開創者,他們都具有兩點共性:無畏與堅持。因為開創未來是一項令人焦慮的工作,未來藍圖需要奮力前行、堅韌描繪。作為新經濟、新生活的受益者,如果要理解今天正在發生的事情,就要了解過去曾經發生過什么。閱讀《硅谷攪局者》這本書,可以讓我們受益匪淺。——李開復 創新工場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p110

責編:鄒松霖   

編審: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1期)

上千萬人觀看了史蒂夫· 喬布斯在斯坦福大學2005 年畢業典禮上的致辭視頻。這次演講發表于6 月一個晴朗的清晨,長度雖然只有14 分鐘多一點,卻卓爾不凡。

從第6分鐘起,喬布斯講述了他在30 歲時被蘋果公司開除的故事。接著,他說了一句很容易被忽略,但對于任何想了解硅谷是如何運轉的人來說都至關重要的話:“我覺得自己對不起前一代的創業者,因為我丟掉了他們傳給我的接力棒。我去見了戴維· 帕卡德和羅伯特· 諾伊斯,想向他們道歉,我徹底搞砸了。”

在喬布斯的整個職業生涯中,他和老一輩的創業者交往甚密,其中包括英特爾公司的創立者羅伯特·諾伊斯和安迪·格魯夫,以及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前員工雷吉斯·麥克納,后者創立了在硅谷處于領軍地位的市場公關公司。2003 年,我問喬布斯,為什么花這么多時間和半導體產業的前輩們在一起。他說:“我想聞一聞硅谷第二個美好時代的氣息,是那個時代的半導體公司引領我們進入了計算機時代。如果你不知道之前發生過什么,就很難理解今天發生的事情。”

不過,喬布斯在這次演講里沒有提及的是,在回到蘋果公司之后,他又把接力棒傳給了新一代的創業者。谷歌公司聯合創始人謝爾蓋· 布林和拉里·佩奇在創立公司的時候,也曾拜訪過喬布斯以尋求建議。Facebook 創始人馬克· 扎克伯格更是把喬布斯視為導師。我曾看見扎克伯格在帕洛阿爾托市一家低調的墨西哥餐館的隱秘角落里吃飯,一如多年前我看見喬布斯在這里就餐的情景。扎克伯格坐在同一把椅子上,同一張桌子前,就像喬布斯一樣,獨自一人,背對著窗口。

《硅谷攪局者》這本書所講述的時代故事標志著硅谷第一次大規模代際交替的發生。在這一時期,半導體產業的先鋒們把接力棒傳給了年輕而富有進取心的新人,而這些新人開發的創新產品有朝一日則會占據我們生活的核心。結果是驚人的。1969—1976 年,舊金山以南的狹窄半島成了過去150 年來最重要和最多樣化的技術創新爆發地。就在這塊56 公里長的地方,創新者們只用了7 年時間,就開發出了微處理器、個人計算機和重組DNA 技術。創業者們成立了蘋果公司、雅達利公司、基因泰克公司,還有像紅杉資本和凱鵬華盈這樣的先鋒風險投資公司。

1969—1976 年標志著硅谷的“成年”。在這段關鍵時期里,硅谷從一個相對不那么有名的、以微芯片產業為中心的經濟區域發展成了一架經濟引擎。在這過程中,硅谷催生了數不勝數的模仿者和新產業,引領我們進入了現代化世界。《硅谷攪局者》這本書試圖厘清這些變化的脈絡,講述引發這些變化的蕓蕓眾生的故事。

1969 年,“硅谷”這個名字還不存在,還要再過兩年,這個以李子樹和杏樹果園著稱的區域才會被賦予它今天的稱呼。如今在硅谷,幾乎要花200萬美元才能買下當時還只要6萬美元的商品房,一臺比今天僅價值250 美元的可編程恒溫器的計算能力還差的計算機要賣數十萬美元。

今天,我們把硅谷當成信息經濟的樞紐,然而在1969 年,它只是一個制造業中心。當時,60% 的人都在本地電子產業從事制造工作;像洛克希德公司和GTE 西爾維尼亞公司這樣的國防工業承包商是本地高科技經濟的支柱,復雜的全球電子產業供應鏈才剛剛成形;聯邦法律當時還不允許把養老基金投資給那些高風險、高回報的年輕公司;創業者們都是些令人生疑的家伙——這些怪胎們沒法靜下來,去爬一家體面公司的職場臺階。

可就在十幾年里,來自像蘋果、雅達利及其競爭對手公司的產品,已然開始塑造人們工作和娛樂的方式了。科學家們用重組DNA技術來合成人工胰島素,最高法院也宣布了基因工程設計的生命體可以受到專利保護。軟件公司開始上市。養老基金也通過風險投資家們注入上億美元來支撐那些風險最大的早期投資。美國經濟開始圍繞著信息和服務,而非制造業來重塑自己,政治家們再也不認為對通用汽車公司或者其他大公司有益的東西就是對美國有益的。創業者們成了美國商業界的新英雄。

若想理解現代化世界,就要對硅谷的突破時期了然于心。細細分析1969—1976 年這段時期,就會很容易發現,硅谷不是靠幾名孤立的天才建設起來的。任何在硅谷工作過的人都知道,雖然聚光燈只能聚焦在一個人身上,釋放出明星般的短暫光輝,但那些剛好站在光環之外的人們對成功的貢獻也不可或缺。發明創造是一項團體運動,其中充滿了和運動相似的激情,也少不了戲劇性。

硅谷今天乃至過去幾十年的成功,就植根于那些超越了公司、產業乃至代際的人際關系與合作。這一時期,在硅谷工作的人們把技術從五角大樓的辦公室和學校的實驗室帶到了我們身邊。這段歷史內容之豐富、情節之復雜,遠遠超越了幾位著名創業者的個人故事,然而它們卻從未被講述過。在《硅谷攪局者》這本書中,因為著眼于若干同期的發展,所以我們將會揭示讓歷史成真的諸多交織的故事與人物。

這段歷史是一些自命不凡的人的故事,他們不是一次,而是反復地打破了自己的職業和同行們所遵循的行規。創業者不是硅谷僅有的奇才,那些身著西裝的律師、風險投資家和天使投資人們甘愿冒著搞砸自己職業的風險,支持了這些“光腳”的創業嬉皮士。公共關系專家發明了縱橫全美的媒體新寵——高科技創業者,好讓復雜的技術對消費者更富有吸引力。CEO 們跨越行業的藩籬,攜起手來對政客施加影響。科學家和金融家們則敢于與作為生命之本的DNA 嬉戲。

他們的藍圖,且行且繪。

(本文為《硅谷攪局者》一書作者自序)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3D全部开奖结果